f66永乐国际我的老师郑永和 ——《人民永和》序

原创 2020-07-31 09:57  阅读

  石金科同志的《人民永和》一书将要出版,嘱我作序,我很高兴,也很感激。说高兴,是因为这给了我一次机会,使我能把埋在心里多年的话说给老书记,尽管他已经无法听到,无法再给我教诲;说感激,是因为石金科同志为写好老书记,查阅了很多历史资料,走访了许多老同志,挽回了不少濒临失传的宝贵资料。这本书值得一读,老书记的精神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继承。

  我最早听到郑永和的名字是上世纪60年代。那时我20多岁,在汲县狮豹头公社任党委书记。县委书记席光华经常教育我们这些年轻干部,不要好高骛远,要踏踏实实为人民办事,说老实话,做老实人。一次席书记到狮豹头检查工作,言谈中又谈起这个话题,说他原来在辉县任县长,书记谷占春,副书记郑永和。三个人兢兢业业配合默契,却因实事求是不肯虚报浮夸,被打成“右倾”撤职下放。但是不管下放到哪里,三个人仍勤恳工作不计较个人得失。郑永和由县委副书记降为辉县水利局第四副局长后,还竭尽全力,促成百泉湖提水工程,让县城北部四五个大队、近万亩耕地变成水浇田。不久,在毛主席召开的郑州会议上,三个人被撤销处分,谷占春、郑永和恢复工作,席光华被调到汲县任县长,后被提拔为县委书记。席书记的教导让我颇受教益,郑永和的名字也因此在我心中刻下烙印,在我心中激起一种强烈的愿望:我渴望自己也能像郑书记那样,为改变山河面貌和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有一番作为。

  真正“认识”郑永和,是在1969年河南省召开的五千人大会上。会议秘书处安排我在会上作了一个《干部参加劳动,一刻也不脱离群众》的典型发言。会议间隙,我见到了心仪已久的两位榜样人物林县县委书记杨贵和辉县县委书记郑永和。我把个人情况和会上的发言向他们作了个简单汇报。两位书记对我改变山区面貌的决心十分欣赏,鼓励我要加油干,为山区建设作出贡献!这次见面比较仓促,不过很快又有了第二次机会。那是在1971年春天的省党代会上,我与郑书记分在一个小组,又住一个房间,他担任新乡地区小组组长。我们在一起开会、一起讨论、一起就餐。夜间休息时,我们就互相交流工作经验,有哪些问题,就虚心向他请教。他总是不厌其烦,细心讲述,说起工作来思路清晰,头头是道。我们一直交谈到深夜才睡。

  我渴望从郑书记身上学到更多更直接的东西。这一想法,很快在此后到辉县的三次参观学习中如愿以偿。第一次是1971年秋,汲县组织公社干部到辉县参观;第二次,是我带领狮豹头公社各大队干部到辉县取经;第三次是在新乡地区山区建设指挥部,我们在辉县郊东沟造田工地开现场会时,通过三个不同工地,我看到了在辉县县委领导下,数万民工齐奋起、千军万马战太行的恢弘场面;看到辉县人民发挥区域优势,实行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山沟建水库、灌渠绕山流、库渠联成网、旱涝保丰收的远景规划。特别是听郑书记介绍,为了发动群众,县委提出在县直和各公社机关中实行“三簿”(记工簿、学习簿、请假簿)、“三田”(指挥田、实验田、种子田)、“三三制”(机关干部三分之一在机关工作,三分之一下基层调查研究,三分之一参加生产劳动,每月轮换一次)的决定,在广大干部群众身上焕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后,我深受启发。我把辉县当成狮豹头学习的榜样,郑永和也成了我心目中的偶像。

  从辉县回来,大家心里头都憋着一股劲:论自然条件辉县和狮豹头差不多,辉县人能干成的,为啥我们干不成!“喊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大家决心以辉县为榜样,以郑书记为榜样,带领狮豹头社员大干一场。我们学着郑书记的样子,带着社、队两级干部,在全社范围内开展山区大调查、公社“小长征”。经过调研,决定在塔岗拦河造田。在羊湾村附近的沧河滩打个山洞,让河水改道,腾出河滩造成良田,并于1973年10月16日,带领3000多干部群众开进沧河滩,在河滩岸边搭起草庵,盘开大灶,开始了狮豹头的改天换地运动。

  就在这时,辉县形势发生变化,一些人自以为有功,应该得到提拔和重用,逼着郑书记封官许愿,伸手向党要权、要钱、要党票。郑书记是个讲究原则、党性很强的领导干部。他坚持党的干部要从治山治水一线提拔,要在实践中发现干部、识别干部,凭业绩、论贡献使用干部,不能拿原则做交易。那帮人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对郑书记采取“车轮战”,轮番进攻,日夜围堵,弄得郑书记无法下乡,无法工作,连吃饭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时任新乡地委副书记的席光华亲自到狮豹头找到我。问我,地委有个任务想交给你,你能不能完成?我说,党交给我的任务没有含糊,坚决完成。他说,地委几个主要领导研究,打算让辉县的郑永和书记到你这里来躲一阵子。你必须做到三点:一是管吃管住管看病;二是确保安全;三是绝对保密。我说,郑书记是我们的楷模,盼还盼不来呢,坚决完成任务!

  席书记回去后,很快,一辆绿色吉普车绕道林县,把郑书记送到狮豹头。我见到郑书记高兴极了,改造狮豹头的规划,有些我心中还没底儿,正好向郑书记请教一番。起初俺俩住在一个屋里,床挨床交流谈心。后来,为安全起见,也为了让他能得到充分的休息,我把他安排到公社广播站一处僻静的闲房间。郑永和住在那里自己生火做饭,经常上山采些野菜,用白水煮面条吃。想改善生活时,就做“炒米汤”或面粉拌洋槐花做蒸菜。他最喜欢喝“炒米汤”。这是山区群众一种非常特殊的饭。山里人缺油想改善一下生活,使饭有点香味,就先把小米放在锅里炒一下,让其生出香气,再加上水煮,喝的时候就会感到满口生香。

  郑书记虽然是来“避难”的,但思想从不消沉,始终和群众打成一片,没有一点儿官架子,心里想的都是党和人民的事业,走到哪里就干到哪里。他把狮豹头公社当成治山治水的第二战场。

  一天夜里,他把我叫到屋里,说:“你们修的那个黄叶桥我看过了,进度不行。你想过没有,山里修桥不能修到雨肚子里。照眼下这个进度,汛期前大桥能否合龙?要不,洪水一到,把土支的胎冲垮了,桥身就会坍塌,这么多人干几个月都白搭了,前功尽弃,劳民伤财,你可要打败仗啊!”我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俺俩赶快商量对策,决定将夜晚时间用起来,白天碫石砌桥,夜里运石备料,多措并举一天顶一天半用。

  第二天,我们一起赶到工地,与在那里负责施工的同志商量之后,组织干部群众加班加点,全力以赴赶工期。白天大家忙一天,晚上到一个叫麦秸垛山的地方拉石头。我和郑书记、通信员孟双喜3个人拉一辆平车。拉平车驾辕的活儿最重,郑书记非要跟我争不可,我坚决不丢手,最后我把驾辕的活儿抢到手,把马灯挂在车把上,紧握车把负责架辕,他俩各拉一根套绳负责帮车。郑书记跟普通群众一样,身穿补丁衣,脚蹬打掌鞋,在坑洼不平的山路上“多拉快跑”,跟民工开展劳动竞赛。一晚上拉3趟,有时甚至拉5趟。看着他累得浑身是汗,我心里不忍,说:“郑书记,上级安排您到俺这里养病,您却每天跟我们一样干活儿,而且是最苦最累的活儿,让俺心里咋过意得去呀!”郑书记说:“你又说外气话了。啥你呀我呀,给群众办事还能分地域?为人民服务还分你我?”

  夜色朦胧,山路崎岖,我们一起劳动的情形至今历历在目!黄叶大桥终于赶在汛期前提前竣工。当滔滔洪水从黄叶桥下穿过,大桥安然无恙时,我悬着的心才落到肚里。好险啊,要不是郑书记及时提醒,后果不堪设想!我十分钦佩郑书记随时随地设身处地联系实际考虑问题的科学态度,暗下决心,把郑书记当作自己的“老师”,永远学习,终身不弃。

  羊湾洞是狮豹头公社改河造田的一项关键工程。为了赶工期,所有能想到的办法我们都用上了,但还有可能到了规划的日期打不通。正当我们为此事着急的时候,郑书记循着棋盘山的炮声赶过来。他里里外外瞧了一番,找到我,说,“你们现在这种打法,抡起锤来向下砸,出力不小,效果不太好。要学会打悠锤,就是让钢钎斜着向上,锤头从下面悠着往上打。”说着,他抄起一把大锤,让人扶好钢钎,演示给大家看。打了一会儿,停下来说:“你们那种打法,一个人一口气顶多打1500锤,要是用打悠锤的方法,打3000锤也不觉得累。还有,钢钎向下扎,炮眼里的石沫得一点一点往外掏,既耽误工夫,又影响工效。如果钢钎斜着向上,边打边转钢钎,石沫就会自动落下来,既省力又出活儿。”他让民工按照他演示的方法试验一番,果真如他所说。他又接着说,“你们都是年轻人,有知识懂科学,水向下流,火往上燃,是自然天性,也叫自然规律。顺其自然就能事半功倍,否则就要大打折扣。我们打洞放炮也是这个理。大家想一想,我们过去放炮的声音挺大,炸开的石头却很少。要是炮眼朝上斜,效果就会大不一样。”郑永和的话,就像医生给人看病,一针就点到穴位上。大家像听一位哲学老师讲了一堂生动的哲学课,一下子从梦中醒来,全都明白了。

  新方法用上以后大显神威,过去三人一班平均能打八尺,现在能打一丈二。更让我们惊喜的是:炮眼改成“上爬眼”,炸开的石头比原来多了好几倍,一炮顶原来好几炮,施工效率大幅提高。工地上的群众都称郑永和是“行家里手”。我对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师更是敬佩不已。他不仅帮助我们解决了技术难题,在水泥、雷管、炸药、导火线,还有做钢钎的六棱钢上,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和支持。大家都说:羊湾洞能提前打通,辉县郑书记出了大力,帮了大忙。

  郑书记不仅是治山治水的行家,种庄稼也是一把好手。小麦抽穗时节,他把我叫到他的屋里,问:“你们这里是啥时间播种玉米的?”我说,“小麦一收割就立即播种。一天都不敢耽搁!”郑书记说:“还有比这更先进的办法,叫做不割先种,或者叫麦间套。先抓个早再补个好:抓个早,是要尽量早播;补个好,就是要把土地深劚一遍,等于耕地。抓住早好两个字,就抓住了玉米的产量。我们的办法是充分利用地力,使小麦、玉米在田间的生长期有一段交叉时间。就是在小麦成熟前10天左右,把玉米种子点到麦垄里,然后浇水。这一水很重要,既给小麦浇了灌浆水、送老水,防干热风;又给玉米浇了扎根水。”

  我虽然懂得“早种收籽,晚种收秆”的道理,但还是有些担心,就问:“麦垄中间点播玉米,万一伤着小麦怎么办?割麦子时踩倒玉米苗怎么办?”郑书记笑着说:“这两点你都不用担心。辉县专门研制了一种特制的点播器,专门解决麦秆高弯不下腰的问题,根本伤不着小麦。再说,割麦子的时候,玉米苗才长了一片真叶,绵软得很,即便踩上去也没事。”

  我担心点播器没地方买。郑书记说,好办,辉县农机局就有销售。我给农机局局长写封信,你拿着信安排人去买就行了。

  按照郑书记的要求,我随即安排黄叶村的铁匠打了几十把加宽加长的镢头,我、郑书记及公社干部每人一把,就在沙掌大队娘娘坟前找了一块地,开始劚田。郑书记让公社干部每人分一亩,俺俩人每人一亩半,先搞个样板,让群众看看,见到成效后就好推广了。五黄六月天,俺两个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踏着滚烫的热土,戴着草帽在各自的地块劚地。大家见郑书记50多岁还在地里搞深翻,都自觉主动地加入进来。

  经郑书记指点和示范,“麦间套种”技术很快在全公社推广。全公社的玉米亩产,一下子由原来的五六百斤猛增到千把斤。

  郑书记是真正的实干家,领着群众苦干实干,治山治水,常常顾不上家里、顾不上身体、顾不上自己,似乎“不近人情”,但他实际上却是一个尊师敬老、周到细致、有情有义的人,他对他小时候的老师侯国藩的惦念牵挂和悉心照料,让我看到了什么是人的情深谊重,什么是人的人格高尚。在狮豹头“避难”期间,有一天,郑书记突然问我,狮豹头东谷水村你知道不知道。我知道这个村,是个藏在大山里的村子,就问他有啥事。郑书记说,他有个小时候的老师住在这个村,60多岁了,没儿没女,不知道过得咋样,他想去看看。第二天,我和郑书记起了个大早出发了,上山下山,走岭过沟,路难走,山难翻,走到与辉县交界的东谷水村时,已经过了晌午。一搭眼见到侯老师,我就看见郑书记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满眼满脸的泪,原来,侯老师与老伴相依为命,生活艰难,连喝口水都得拖着病体,去很远的地方挑。擦黑儿回到公社,郑书记含着泪跟我说,侯老师年纪大了,看能不能在临近路边、吃水较方便的村找个地方,让侯老师从山上下来,这样,他能经常过来看看老师,有啥事也好照料。最终,搬到羊湾村仙女塔自然村的闫观青家里,让侯老师在交通方便的村庄有了个住处,种上了水浇地,用水也方便了很多。此后,郑书记逢年过节总要来看侯老师,拉着老师的手问长问短,有说不完的话。侯老师去世后,郑书记又亲自安排丧事,给他送终。

  1974年7月,在中央和省、地区的参与下,辉县形势取得积极变化,郑永和得到省地领导同意,也即将离开狮豹头返回辉县。得知他要走,我心里线多岁的老县委书记,在异乡的土地上,吃没吃好,睡没睡好。还天天替我们操心,不分昼夜和我们一样参加重体力劳动。让我们一想起来,就禁不住热泪盈眶,甚至脸上的泪水擦干了,心里的泪水还在流淌。

  他临走时,我把埋藏心底已久的心事抖露出来:“郑书记,您是辉县的县委书记,按理说管辖不到我们汲县的地盘。但是,我们公社和辉县山连着山,水连着水,桥连着桥,甚至树根都盘在一起,地理环境都一样。就是这些全都不算,咱们还心连着心呢!我有个想法,您看行不行?您能不能把我们狮豹头公社作为您的一块试验田、自留地,挤点时间,多来这里看看指导指导。”

  郑书记听了先是感到突然,稍停了一会儿,就坦诚地说:“我在狮豹头住了半年,咱们白天夜里天天在一起。你说的、干的,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咱们的心思都是全心全意为群众办事,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咱们是志同道合的老朋友、好朋友、真朋友,咱们的心永远都是连在一起的。我们辉县有20多个公社,再多一个也不要紧,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狮豹头就是我们的一个编外公社。你在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我会竭尽全力支持你的。”

  在郑永和领导下,辉县人民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创造了“全国大乱、辉县大干”的人间奇迹,建成中小型水库19座,渠系总长3362千米,相当于从哈尔滨到广州的距离,粮食产量更是新中国成立之初的7倍,辉县被称为“全中国变化最快的县”。辉县发生的重大变化,引起了省委和中央领导的关注,引起了水电部部长钱正英的高度重视,她先后4次亲临辉县考察调研。回去后,她将河南省委有关领导陪同她到辉县考察的结果,向周总理进行汇报,周总理又向毛主席汇报,1976年春天,郑永和被正式任命为国家水利电力部副部长,主管农村水利工作,仍兼任辉县县委书记。1977年,中央为了加强河南省委的领导力量,根据河南省委的请求,又把郑永和调回河南,担任省委副书记,负责农林水口的领导工作。郑永和被提拔为省部级领导后,仍然保持了人的政治本色和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始终不脱离劳动、不脱离实际、不脱离群众。

  1978年年初,一冬无雪,春节后又一直没有下雨。一天,郑书记从郑州给我打电话说,听新乡地区汇报,你那里抗旱保麦搞得不错。你说说,你是怎样做的?我说,大小水库开闸放水,一级管、二级管都用上了;提灌站也都开开了;自流灌溉浇不到的地方,就人工挑水抗旱。能多保一亩是一亩,多浇一垄是一垄。郑书记说,好!干得不错!我们已经定了,明天去你那里开抗旱现场会,你给我准备几十个水桶。

  第二天,新乡地区各县的主要领导都来了。郑书记一下车就领着人去挑水。水库在沟里,要爬一个很大的坡才

  能到麦田。大家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直喘粗气。郑书记把麦田都打成一平方米见方的方格,每个方格一担水。还特意交代大家,“一担水能洇透一平方米地,一亩地要浇够666担水才算达到标准。现在辛苦一点儿,多浇一亩地,就能多收几百斤粮食。”大家见省里的“大官”都亲力亲为,采取的办法又是这么简捷实用,感动得连连点头。干到快晌午的时候,有位身体较胖的老县委书记实在受不了了,说:“老郑,你是放牛出身,俺是什么出身,我们谁能比得过你呀?还是歇一会儿吧!”郑书记说,好!咱们歇一歇,趁机开个短会。他先让我介绍狮豹头公社抗旱的做法。之后,他强调了抗旱保苗的重要意义说,今天开会的主要任务就是抗旱浇麦!麦地都旱成这样了,如果不浇水,个把月过不了就会旱死,很可能就有绝收的危险。抗旱如救火,一会儿也不能耽搁,多保一亩是一亩!多浇一亩就是几百斤粮食,几百斤粮食够一个人一年的口粮!大家可千万不能轻视啊!

  看着郑书记湿透的衣衫,听了郑书记动情地讲话,在场的干部群众都受到很大的震撼。我心里又比别人多了几分感受:一个现场会只用了一上午,而且四分之三时间是挑水浇地,开会只占了四分之一。时间那么短,内容讲得那么清,任务布置得那么明,效果又那么好,我从来没有见过。郑书记的干事作风、敬业精神,给我好好上了一课。

  1985年,历任区长、辉县县委书记、新乡地委副书记、国家水电部副部长、河南省委副书记的郑书记离休了。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郑书记的离休级别是副厅级。我调到唐庄镇任职后,先后3次到辉县山区看望郑书记,看到了一个毫无怨言,对党对人民永怀赤诚之心的员的形象,看到了一位员高洁的灵魂和不变的初心。

  1989年春天,我到东连岩村检查生产时,偶然听见一个村干部说:“郑书记在山那边的燕窝村治虫,今天他看我来了,刚把他送出村子。”一听这话,我赶忙交代了一下工作,把自行车一扎就翻山越岭,看望我这位多年的老朋友去了。还没走到村里就看见远处一位老人,头戴草帽,肩背喷雾器,正仰着头给柿树喷药。我觉得眼前这个身影有些熟悉,走近一看,正是郑书记。他放下喷雾器,俺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他把我拉进院里,找了个地方坐下说:“今天去东连岩村看望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战友,刚回来,背起药桶还没喷几下呢,你就来了。”说起治虫的事,他的话就来了。原来,他离休后一直住在郑州。一天,他收到辉县燕窝村农民秦永贵的一封信。信上说,村里的柿树被柿蒂虫祸害得不成样子了,有的几乎绝收了。村民没办法,只好把柿树砍掉当柴烧,求他救救这些农民的“摇钱树”。郑书记将信反复阅读几遍,没多久,他就回到老家辉县,把当年的老同事、老部下组织起来,成立了个辉县市老干部治虫小组。现在,他就住在写信的农民家里。

  不久,唐庄镇西部山区也有很多柿树遭受虫害,我带着班子成员去燕窝村看望郑书记,向他讨教治虫办法。只见他肩头搭条白毛巾,正坐在秦永贵家门前碫石头。我问他在做什么。他说:“新房(秦永贵的乳名)家多年没个临街门,我准备用石头给他砌一个。”我说:“郑书记,您为群众操劳了一辈子,这么大年纪了,不在省城享福,跟孩子们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咋钻到这山旮旯里操起旧业来了?”我这么问,就是想让我们镇班子成员听听这位离休的老员是咋想的。郑书记笑了笑说:“我觉得在这里挺好。常言说,老换小,老换小。我是快70岁的人了,人老了,跟小孩儿一样,谁待他亲,他就爱往谁跟前偎。仔细想想,谁跟咱最亲呢?还是农村的老百姓!既然老百姓对咱最亲,咱就应该到老百姓中间来。现在虽然离休了,可多少还能起点作用,就继续为山区群众发挥余热吧。”

  郑书记的话引发了我们唐庄镇领导班子成员的深刻思考:什么是人的思想境界?什么样的人生才有意义?当“官”到底是为了什么?怎样才能牢固树立宗旨意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郑书记给大家上了一堂“心灵受到震撼的特殊党课”。

  1989年深秋,正是寒露时节,小麦即将播种,我和班子成员第3次去看望郑书记。一进燕窝村地界,就看到过去农民要刨掉当柴烧的柿树成了“摇钱树”,病虫害得到了彻底控制,黄澄澄的柿子挂在枝头,疙疙瘩瘩,一个挨一个,互相簇拥着,像农户家里蒜辫上的蒜头一样密密麻麻,把树枝压弯了腰,群众不得不在上面用绳子吊着,在下面用棍棒支着,太阳底下一照,金灿灿的亮眼,让人的心都醉了。我们来到郑书记的住处,秦永贵的家人告诉我们:“郑书记在地里帮俺家打坷垃哩。”赶到地里一看,只见秦永贵在前面耙地,郑书记则在后边弓着背,低着头,一次次抡动坷垃锤,一锤一锤砸向满地的坷垃。我老远停下了脚步,凝望着他日渐单薄的身影,两行热泪不经意间夺眶而出。我流着泪同郑书记打招呼:“您一天也不歇,又打坷垃了。”郑书记没停下手里的活计,对我说:“不打坷垃,f66永乐国际。坷垃就容易架耧,影响播种啊!”我每次见到郑书记,他都在帮群众干活,没有一丝一毫做样子,没有一刻在告诉别人“我在深入群众”。他跟老百姓自然地近,跟老百姓天然地亲,跟人民群众真正处成了鱼水关系。

  郑书记的老干部治虫队(后改名老干部服务队),不但在辉县帮助群众治理果树病虫害,还多次到卫辉来传授果树治虫技术。卫辉市茧场岭村就是他们的一个治虫点,在他们帮助下,山区果农确确实实获得了不少效益。郑书记组织的老干部队是治虫起家的,但在治虫实践中越来越认识到,光治理果树病虫害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要帮助山区人民走出困境,就得综合治理。所以他把老干部服务队的活动中心定在尖山洼,想通过引水、修路、造林、发展旅游、提高山区群众科学文化素养,为东山4万人民全面脱贫闯出一条路来。从那个时候起,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引水和修路上。北干渠是当年辉县“群库汇流,长藤结瓜”水利网络的一部分,也是东部山区5个乡镇、4万亩耕地实现自流灌溉,4万口人、8万头牲畜彻底解决饮用水问题的一项民心工程。郑书记把它当作自己在任时没有建成,欠下东山人民的一笔债,要在有生之年把这笔债还上。可是在市场经济下,他,一个无职无权的离休干部,要办成这件事谈何容易。为了了却这桩心愿,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带着老干部服务队和有关领导8次勘察北干渠线;为了让上上下下的干部群众都知道,北干渠没建成还有东部山区4万口人没水吃,他带着一张《辉县市山丘水利建设示意图》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为了给北干渠工程探条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翁,带领尖山洼24个不愿意苦熬的百姓,开始凿方山引水工程的第一个洞益民洞。就在打这个洞的时候,他的老伴岳雪萍得了癌症,因为他顾不上照顾病人,老伴在动手术后的第9天就离开人间,造成他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在省、地、县各级党政领导的关怀下,总长41.2公里、穿越15个山头和11条河沟的北干渠终于在2002年4月建成通水,为辉县东部山区人民摆脱贫困共奔小康创造了基本的条件。可82岁的郑永和并没有因此止步,为了让东部山区每一个村都用上水,他又开始筹划长1600米的赵窑倒虹吸和黑鹿河塘坝两项工程。2005年7月9日,就在赵窑倒虹吸已经建成,黑鹿河塘坝还在建设之中,郑书记终因劳累过度积劳成疾突发重病。他躺在医院病床上仍不肯罢手,让儿子每天到黑鹿河用摄像机把工地上的情况拍下来供他了解情况。躺在病床上仍指挥着黑鹿河塘坝的正常施工,舍生忘死促成了又一项水利工程的胜利竣工。

  2007年2月16日,为山区人民操劳了一辈子的郑书记,耗尽生命最后一滴血,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人民。噩耗传出,正值中国人的旧历新年。尽管郑书记生前留下遗言,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但辉县市许多农民还是在多处自发地设置灵堂,供群众祭拜。短短几天,前去悼念者就达数万之众。2月27日,自发悼念活动再次出现高潮,一百多辆汽车造成交通堵塞,成千上万群众送去的花圈堆积如山。许多群众在郑书记灵前失声痛哭,许多老党员带着干粮自愿为老书记日夜守灵。夜间天气寒冷,辉县市林业局紧急送去几百件棉大衣,让守灵的人们夜间御寒。卫辉市深山区拴马村的琚书堂等人,也不辞辛劳,翻山越岭赶到辉县参加悼念活动。在卫辉市狮豹头乡,山区群众感念郑永和的功德,也自发地设立灵堂祭奠他们心目中的大恩人。大家聚在一起,追忆30多年前郑书记在狮豹头期间和群众一起出力流汗、抡锤开山、拉土运石、修路建桥、勘测水源、点播玉米、f66永乐国际深翻土地等难忘情形。

  郑书记的一生,留给人民的是情是爱,而他自己却什么也不要。2013年,河南省委原副书记、甘肃省委原书记宋照肃从全国人大常委任上退下来后到唐庄来看我,让我和他一起到辉县市拍石头乡四里厂村为郑书记扫墓。看见墓地平展展的没有坟头,向我透露了郑书记“三给三不要”的故事:他说,郑书记离休时,我还在河南任省委副书记。他离休以后,省委让我到辉县向他传达省委的意见:鉴于他过去副部长和省委副书记的任职经历,决定把他退休时副厅级待遇提高到正厅级,因为省里只有这么大的权限。郑永和同志却说,现在我的工资已经够花,不要了吧。说到给他安排一个孩子到省里工作,他说,我的孩子都大了,一个个都能自食其力,在哪里工作都一样,就不要再安排了。又说到在郑州给他安排一套比较大的住房,他说,就我跟老伴儿两个人,长年都在辉县住,冬天冷了到郑州住一段时间,不长时间就回来了。家里又没人在那儿,够住了,不要了,谢谢省委和领导的关心。讲到这里,宋照肃停了一下,似有所感,说,像这样的情况,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这充分显示出一位真正员的品德。后来,我每次见到宋照肃同志,他都会讲到郑永和“三给三不要”的故事。

  一转眼,郑书记已经走了10多年了。无数个清夜梦回,我一次次在梦中回到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那么亲、那么近,有那么多的话要说,醒来,早已是老泪两行,情绪常常不能平复。他是我的老师,是我的一面镜子,是我做人的一个标杆。在我心里,郑书记这个精神标杆永在,对照的镜子长存。我要时常拿这个标杆量一量,用这面镜子照一照,在牢记使命对党绝对忠诚方面是否达到他的境界和高度,在优良作风、群众路线、廉洁奉公、一心为民等方面还有哪些不足,我要像郑书记那样员不退休,为人民服务不退休,只争朝夕拼命干,敢于担当争一流。那样,才不辜负郑书记多年对我的帮助支持和殷切希望。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f66永乐国际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舜 欣 资 产 管 理 有 限 公 司 债 权 催 收 公 告
下一篇:f66永乐国际赞皇县这10家企业被公开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