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庆火磨公司为石家庄最早机器面粉厂 占地5亩

原创 2020-02-02 16:48  阅读

  由于石家庄形成了区域性农产品买卖交易中心的缘故,在20世纪20年代,涌现出了一批中小型面粉加工厂、榨油厂、鸡蛋加工厂等企业。1920年12月28日正式开业的裕庆火磨公司,是石家庄第一家机器面粉加工厂。该公司花费大洋7000元,从天津建安铁厂购到3架自制磨面机器,该公司位于煤市街,共集资3万元,股东有六位,合计15股。该厂生产的面粉种类有三种:甲鹿牌裕字面粉、乙鹿牌庆字面粉、丙鹿牌公字面粉。据《石家庄市粮食志》记载,当时该厂日产面粉500袋。约在20年代中期,裕庆面粉股份有限公司改组成为聚丰机器面粉公司。1936年1月,聚丰机器面粉公司与永记公司签订租赁合同,企业改称为聚丰永记面粉厂。

  石家庄因具有交通地位的重要优势,而成为区域性商贸集散中心,“转运栈等商业比较发达”。其中,商业大户则以转运货栈业为首,货栈业的性质一般是代客存货或转运,也有的货栈代客买货,主要是从中赚取佣钱和手续费。转运企业一般都是从天津和河北各县贩运各种杂物转运山西销售,或者由山西和井陉等地贩运货物,运至天津和河北各县销售。转运企业运输或经营的货物以煤炭、粮食为主,就正太铁路的货物运输统计而言,“以产煤为大宗,货物进款,煤运占百分之59.6;其次,为农产品,而农产品尤以粮食较多,占百分之20.58”。

  正是由于粮食集散市场的存在,有大量的外乡地主富商移居石家庄,开始在城市里从事农产品的商业买卖。有的将粮食转运到获利更多的地方销售,有的将低价买来的粮食放到自己的粮店出售,有的转卖给经营粮油加工的商家。粮店、面铺、油坊如雨后春笋,很快就遍及了全市的大街小巷,为农产品自给不足的石家庄农民提供了“籴粗粜精”的可能。小麦、小米为精粮,高粱、玉米为粗粮,通过“籴粗粜精”的商品化行为,当地农民获得了周转机会或部分利润空间。由于石家庄形成了商品粮及农产品市场,附近的广大农村被卷入商品经济体系。在石家庄农贸交易市场的影响和带动下,附近乡下普遍出现了农产品商品化倾向。

  随着石家庄农业商品化的发展,市区市民的食粮供给来源越来越广泛,由开始主要依靠周围各县,扩展到了山西农产品市场源源不断的供应。由于石家庄是区域性农产品的买卖交易中心,故而面粉加工厂、榨油厂、鸡蛋加工厂等,在20年代“均皆次第兴办,方兴未艾”。

  自从石家庄成为交通枢纽以后,掀开了城市化进程,移民日渐增多。石家庄虽然是产麦之区,但是依靠人力和畜力磨制的面粉,生产量比较少,根本无法满足市民生活的“供给之虞”,市民需求几乎全靠外地的转运解决。根据史料记载,当时本市的外运面粉,“价值既甚昂贵,购运又觉困难,殊于民食,大有不便”。于是,一批机器面粉加工厂,在石家庄应运而生了。

  裕庆火磨公司于1920年12月28日正式开业,该厂原在新兴街,占地面积5亩。此前,整个获鹿县“并无此项营业”,所以,裕庆火磨公司是石家庄第一家机器面粉加工厂。根据《石家庄裕庆麦粉公司请转呈注册卷》记载,该公司花费大洋7000元从天津建安铁厂购到3架自制磨面机器,后来在石家庄煤市街内修筑房屋24间,共计大洋二千四百元。该公司共集资3万元,股东有六位,合计15股,总号设在石家庄,外地尚无分号。其中,股东陆合厚住在石家庄,出资8000元,计四股;王锡藩住在元氏县孙村,出资8000元,计四股;张福臣住在获鹿县徐家庄,出资6000元,计三股;李馥塘住在获鹿县振头镇,出资4000元,计二股;程瑞堂住在栾城县城内,出资2000元,计一股;李遵文住在获鹿县振头镇,出资2000元,计一股。按照公司预设概算,每年企业营业总额约为30万元,每年盈利2万元。

  裕庆火磨公司属于先开业后注册的企业,开业之后才向北京政府农商部申报注册执照。按照北洋政府颁布的《公司条例》第十一条规定,公司自章程签押后,十五日内应向该管官厅注册。裕庆火磨公司在1920年12月28日开业当天,由公司董事之一张群生,负责向获鹿县县长提交了呈报注册申请和营业概算书,提缴了25块银元的公司注册费,3块银元的商标注册费。裕庆火磨公司在注册时,设计了企业自制的“双鹿牌”商标,以昭信用,而杜假冒。

  经获鹿县呈转上报后,1921年4月14日,直隶省实业厅厅长严智怡,对公司的名称以及呈报注册事宜做了明确批复。其主要意见认为,该公司的“章程、营业概算书等件,均有未合之处。兹特签注发回,应即转饬该公司遵照妥速更正,另造册折各三份,送厅以凭核办”。厅长指出,该公司名称应改为石家庄裕庆面粉股份有限公司。他还指出公司注册费应缴20元,其中,该县留用注册办公费5元,15元呈送省厅,并交邮寄汇费1角5分。所以,原缴纳的25元应该由该县退还5元,以符定章。关于商标问题,因北京政府的商标注册条例尚未颁布,所以,石家庄裕庆面粉股份有限公司自制的商标准予先行备案,原缴3元商标注册费,应由县署如数发还。到1921年10月16日,该公司正式领到了北京政府部颁的注册执照。

  根据修订的《石家庄裕庆面粉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该公司设董事3人,监察2人。公司股东会议分常会、临时会两种,常会于每年正月中旬举行,临时会则遇到重要事项时,由董事召集举行,或由全股额十分之一以上股东请求召集。该公司每半年结账一次,每年总结一次。每年要从纯盈利中,首先提存1/10公积金;再提存1/10机器厂房折旧金;剩余部分的红利,要分为20份;以15份作为股东红利,2份为董事、监察人的酬劳金,以3份作为办事人的花红。

  根据修订的《石家庄裕庆面粉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概算书》得知,该公司每百斤面粉出麸子18斤,丰年约售3角6分及4角5分,欠年约售价5角4分;每百斤面粉丰年约售3元2角5分及4元3角5分,欠年约售价8元3角4分。每百斤面粉丰年得利洋1角5分6厘及1角6分,欠年约得利洋1角3分6厘。除去官利、公积金、提酬谢金,总计每年除花销外,可获余利洋

  该厂生产的面粉种类有三种:甲鹿牌裕字面粉、乙鹿牌庆字面粉、丙鹿牌公字面粉。面粉主要在石家庄销售,消费者多为市内居民。其产品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根据1926年《中外经济周刊》发表的《石家庄之经济状况》一文介绍,石家庄裕庆面粉股份有限公司改组成为聚丰机器面粉公司。《石门指南》也记载说,聚丰机器面粉公司又购置了德国蒸汽机器,加工制作各种面粉,该公司增加了“火车”商标。20世纪30年代“本市因其他面粉公司多已停办,故该公司销路特广”。30年代时期,聚丰机器面粉公司资本增加到了10万元,由李兰陔出任其经理。据《石家庄市粮食志》记载,当时该厂日产面粉500袋。1936年1月,聚丰机器面粉公司与永记公司签订租赁合同,企业改称为聚丰永记面粉厂,由永记公司负责经营。

  鼎新公司也曾是石家庄开办较早、规模较大的一家机器面粉公司,因内部发生问题,于1930年10月停办。

  日本殖民者占领石家庄以后,f66永乐国际将许多企业直接变成了为殖民侵略服务的生产基地,除了造手榴弹、炮弹的铁工厂之外,还有专门从事磨制军粮的面粉厂,军用酱油厂、被服厂等。据《石家庄市粮食志》记载,40年代初,石家庄出现了2家机器榨油厂,即新新、裕田丰榨油厂,大量采购棉籽榨油,做烹饪之用。此外,石家庄还有17家机器面粉加工作坊。这些机器面粉作坊是:位于东花园街的大亚电磨,拥有资本金2000(联币元),经理是宋步云,日产量750公斤;位于朝阳路的三聚东电磨,拥有资本金5000(联币元),经理是陈汉三,日产量125公斤;位于南小街的华丰裕,拥有资本金4000(联币元),经理是连安静,日产量500公斤;位于东花园街的永裕生电磨,拥有资本金5000(联币元),经理是田贡深,日产量750公斤;位于朝阳路的同和昌电磨,拥有资本金4000(联币元),经理是王五,日产量250公斤;位于桥东大经路的德盛号,拥有资本金5000(联币元),经理是杨恒顺,日产量350公斤;位于电报局街的亚兴烛厂兼电磨,拥有资本金5100(联币元),经理是宋贵春,日产量350公斤;位于电报局街的振兴祥,拥有资本金4000(联币元),经理是邵瑞丰,日产量500公斤;位于朝阳路的光启工厂,拥有资本金不详,经理是尉仁奄,日产量自用;位于阜康路的天丰号,拥有资本金4000(联币元),经理是刘东,日产量300公斤;位于栗村西门外的德义公,拥有资本金3000(联币元),经理是任玉涿,日产量225公斤;位于人字街的同记花店兼磨坊,拥有资本金6000(联币元),经理是王殿国,日产量500公斤;位于新兴路的宏胜元,拥有资本金4000(联币元),经理是张子良,日产量350公斤;位于新兴路的恒昌弹花厂兼电磨,拥有资本金4500(联币元),经理是高九亭,休业;位于至善街的万盛永电磨,拥有资本金4500(联币元),经理是杨赞延,休业;位于石桥街的万丰恒,拥有资本金6000(联币元),经理是应菊国,试办;位于黎明街的天济电磨厂,拥有资本金5500(联币元),经理是郭景游,日产量500公斤。

  根据建国前档案资料《石家庄市私营机器工业统计表》的统计,截止到1949年2月,石家庄从事电磨业的商户有58家,从业人员有369名。 李惠民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f66永乐国际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f66永乐国际洋浦国际粮油物流加工产业园:面粉
下一篇:面粉机_百度百科